澳门葡京赌场官网为了创作歌词王增弘时常加班至深夜,——访词作家王晓岭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2

“鬼才编导”监制王增弘原创新歌“火药味十足”《让炮弹飞》“轰”掉百余名写手军旅词作家周继成执笔“应战”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1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2

前不久,成都军区驻滇某炮兵团宣传股在局域网公布了炮兵摇滚歌曲《让炮弹飞》歌词征集活动结果,百余名写手歌词稿被“炮轰”!据了解,其中有56件作品因跑题被退稿,37件作品因没掌握歌词正确写作格式被退稿,23件作品因情绪思想消极被退稿。《让炮弹飞》的音乐监制段明亮是该团军乐队兼文艺队队长。段队长告诉笔者:“作品创作一定要从基层来,创作的过程一定要很真实,军队文艺作品有义务给人温暖与启示,甚至鼓舞人心。”
近几年段队长先后策划、编导了文艺作品30余部,带领文艺队员下基层演出160余场。由他创演编导的节目《军中CS》、《军营时装秀》曾获得军区文艺汇演创作二等奖、表演二等奖,《军中SC》在全军文艺汇演中获得三等奖,其带领的文艺团队被成都军区表彰为“军区文化建设先进单位”。由于段队长文艺科班出身,文艺队员们常情切戏称他为:“段导”或“鬼才导演”。该团一营中士王增弘自幼学习诗琴书画,工作之余王增弘更是痴迷音乐创作。
一天深夜灵感突发的王增弘,背着吉他悄悄将自己反锁在连队会议室里开始忘我创作。岂料查哨的营长提着电筒突然上来敲门说:“隔壁连队的战友被你吵醒了。”第二天全营集会,王增弘被点名批评,因为那次“夜半歌声”事件,王增弘在全营出尽洋相。段队长听到关于王增弘“夜半歌声”事件的“绯闻”后,爽朗地大笑:“我要马上打个报告,这个兵我要定了。”
为帮王增弘圆梦,段队长请来了军营“民谣元老”小曾、资深音乐制作人李欣睿等专家辅导王增弘作曲,不久王增弘为退伍老兵创作的新军营民谣《花儿又开》迅速走红网络。王增弘又相继推出原创新歌《走走走》、《小河淌水的故乡》在军网首播并创下当月最高点击纪录,许多网站纷纷争相转播。
走红网络的王增弘成为许多官兵心目中的偶像,提起“夜半歌声”事件,再也没有人笑话王增弘。
今年4月下旬,在外学习的王增弘又一次接到段队长的命题创作,经过半个月的构思,王增弘完成了摇滚曲目《让炮弹飞》的初期创作。该团政委王同宇听了曲调小样后百感交集地拨打了段队长办公室的电话。“喂,老段呀,这首歌很符合80后90后官兵的口味,一定要把好关。”然而,出了名的王增弘训练之余既要彩排为官兵准备新歌首唱会又要筹备个人音乐专辑,为了创作歌词王增弘时常加班至深夜,由于段队长要求很高,王增弘看看歌词,撕了又写,写了又撕……
当段队长得知王增弘常加班深夜一事后,他果断与宣传股长徐剑良商量举办一次歌词征集活动,一来是让官兵们参与到《让炮弹飞》的歌曲创作中,二来也为文艺骨干减压。让人出乎意料的是,此次歌词征集活动来稿非常踊跃,很多官兵都希望自己的文字能有机会变成动听的旋律传唱军营。
当段队长认真审阅每一篇歌词来稿,他很“头疼”,因为有些写手直接把散文、诗歌等文体当成歌词作品参加投稿,有部分写手虽掌握了歌词写作格式,却因为内容空洞或跑题而不能被采用。
“喂,老周!是我,明亮……”为解决这个难题,培养更多创作型文艺人才。段队长邀请了资深军旅词作家周继成来到该团为这首歌填词,并开设了“歌词写作短期培训班”向写手们讲授曲式结构、歌词写作格式等相关业务理论知识。此外,他还邀请了唐晓秋、李欣睿等知名音乐制作人到团队定期开设音乐讲座和短期培训班。
5月10日,“成都军区77278部队文艺队创作室”正式挂牌成立。段队长告诉笔者,他们通过组织开展各类培训、讲座和相关文化活动,已经培养了一批像王增弘一样能弹、能写、能唱的文艺队员和一批具有一定创作水平的创作骨干。该文艺创作室成立后将分组长期创作曲艺、歌词、剧本等文艺作品。段队长向笔者透露,此次王增弘的励志摇滚新歌《让炮弹飞》是该团文艺创作室挂牌成立后,鼎力打造的一块“敲门砖”,官兵们很期待,团领导指示《让炮弹飞》这一“炮”必须火力全开!

歌声激扬希望和力量

耐得住 蹲得下 沉得稳

——军旅词作家雷从俊近作赏析

——访词作家王晓岭

■董力文

■解放军报记者 袁丽萍

青年词作家雷从俊

1987年,王晓岭在边境作战前线与战士们座谈。王晓岭提供

“我在你怀中/你在我心上/千年的爱恋在我们身旁/难忘点点星火照亮夜色/红船悠悠送我们远航……”歌曲《理想的远航》作为一首新歌,之所以令人过耳难忘、久久不能释怀,不仅在于歌唱家的精彩演唱,也不仅在于旋律的清新宏大,还在于歌词的铁血浪漫、豪情高蹈。

王晓岭近照。王晨光摄

由军旅青年词作家雷从俊和著名作曲家王和声联袂创作的这首歌,既是历史的大抒情,也是现实的大写意。这首歌由军旅歌唱家汤俊、陶红演唱,作品由轻柔的抒怀、舒缓的回忆进入,娓娓道来,轻轻吟哦,历史的场境、当下的感怀和向着希未来的憧憬,使每个乐句都直入人心、引人共鸣。“星火”点点,“红船”启航;昨天的“血肉”筑起“万世的憧憬”,我们手握“当年的船桨”迎来“复兴之光”。经由特殊的历史文化符号、显性的诗歌意象和鲜明的音乐语汇,我党的初心、近代中国革命历程和人民军队艰苦卓绝的胜利,宛如蒙太奇画面一般在旋律中次第映现,汇聚成史诗般的交响。副歌部分,作品放眼辽远把乐思推向高潮:“你就是未来/你就是远方/我的激情随你飞扬/山山水水/我把你呼唤/你的身影给我生命的力量……”朴素的热爱,由衷的感慨,抒发了亿万中华儿女真挚的情感和心底的强音。

王晓岭,一级编剧,词作家,1949年10月出生,1969年入伍。他创作有千余首歌曲,以及歌剧《野火春风斗古城》《沂蒙山》、舞剧《红楼梦》、大型声乐套曲《西柏坡组歌》、第7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主题歌《和平的薪火》等作品。曾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解放军文艺奖、中国音协金钟奖等奖项。他创作的《当兵的人》《当那一天来临》《强军战歌》《我们从古田再出发》等歌曲,在全军广为传唱。

作为部队政工干部和青年词作家,雷从俊以敏锐的艺术触觉感知时代发展的脉动,国有大事,词言心声;在军为战,歌以抒情。从洋溢着革命浪漫主义气息的《红色课堂》《军乐人生》,到呼唤奥运雄风的《拥抱》;从弘扬伟大抗震救灾精神的《牵挂你,祝福你》《兄弟姐妹上高原》,到蕴含着深厚爱国之情的《心中的妈妈》;从充满战斗激情和必胜信念的《军人的荣耀》《军人就是这样》到这首《理想的远航》,近年他和作曲家、歌唱家合作了一大批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优秀作品,多次在军内外获奖。

记者:军旅歌曲是您的主要创作方向,像《当兵的人》《当那一天来临》《强军战歌》《我们从古田再出发》这些歌,在部队官兵中广为传唱,能给我们讲讲背后的故事吗?

包括《理想的远航》在内的一系列作品之所以能够打动人,因为歌声中不仅有历史的红色镜像,有祖国前行的身影、社会幸福的底色,更有亿万人在小康之路上携手奋进的坚定信念、瑰丽希望和磅礴力量。听,向着未来理想远航;看,追梦之路激情飞扬!

王晓岭:刚才你提到的这4首歌都在阅兵时被解放军军乐团演奏过。《当兵的人》是在1999年国庆阅兵、《当那一天来临》是在2009年国庆阅兵、《强军战歌》《我们从古田再出发》是在2015年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和庆祝建军90周年沙场阅兵。

▲《理想的远航》(雷从俊词/王和声曲/汤俊、陶红演唱)

歌曲《当兵的人》原名叫《一样不一样》。1994年,我们正在编排大型歌舞《七彩沙盘》,总导演苏时进提出要有一首集中反映当代军人风貌的、有分量的压轴主题歌。因为标准高、要得急,我想起了之前不久创作的一首歌曲《一样不一样》。苏时进看了后对歌词比较认同,但对曲子的抒情性写法有异议,认为应当有大气磅礴的战斗性的进行曲风格,建议臧云飞在原曲基础上重新创作。臧云飞在合成器上边弹边唱,几乎是一挥而就,把导演组听得振奋不已。并且,臧云飞把歌名改成了《当兵的人》。事实证明,这一改动是点睛之笔,为歌曲找到了灵魂所在。

《理想的远航》歌谱

这首歌把队列歌曲和抒情歌曲结合起来,歌词以鼓舞士气、振奋军威为主,应该说开拓了军旅歌曲创作的一种风格。

词曲作家简介

记者:《当那一天来临》这首军歌,是2005年军队“战斗精神队列歌曲”征集评选活动中的最佳作品之一。这首歌是上级给的创作任务,还是您自己想写的?

雷从俊在基层部队体验训练生活

王晓岭:这首歌不是上级直接给的任务。2002年我带着原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创作组的同志们到部队采风,到了原27集团军的“猛虎连”。这个连队正准备进行海训。海训之前,他们在俱乐部里举行誓师大会,全连所有官兵都在连旗上签字。我们也要求成为“猛虎连”的荣誉士兵,我和作曲家王路明等人也把名字签了,很受现场气氛的感染。当时,为迎接全军汇演,我们正准备一台大型晚会,需要创作一批符合当代精神的军旅歌曲。同时,全军还在征集反映战斗精神的队列歌曲。写歌的时候,我就回想起当时在“猛虎连”誓师大会的场景,歌词就是反映当时的场景,比如那句“上面也飘扬着我们的名字”。

雷从俊,军旅青年词作家、评论家,1975年10月出生,1992年12月入伍,先后毕业于原解放军长沙政治学院、原解放军艺术学院、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艺术硕士。

记者:《强军战歌》是新时代军营的“流行歌”,官兵人人会唱,无论在演兵场、驻地军营,还是在文艺演出、赛歌会上,总能听到这首激昂提气的歌曲。这首歌是如何创作的?

作品见于《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词刊》《歌曲》《军营文化天地》等媒体,与著名作曲家王和声及青年作曲家陈必勇、马来西等合作了《红色课堂》《牵挂你祝福你》《心中的妈妈》《军人的荣耀》《军乐人生》《亲爱的班长》《寻梦船》《母爱中华》《兄弟情缘》等数十首优秀歌曲,作品曾在国家大剧院、北京音乐厅、解放军军乐厅等大型音乐会中演出,被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媒体播放,参加地方电视台春晚,入选《经典》《长征》等音像专辑。

王晓岭:2013年3月,上级宣传部门找到我和作曲家印青,希望我们在最短时间内写出一首教育引导广大官兵牢记强军目标、坚定强军信念、献身强军实践的歌曲,要在全军推广传唱。我们接到这个任务,既感到压力,更感到光荣。我和印青反复研究商量,觉得歌词肯定要突出“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这3句话。第二个考虑是,歌词要短小精悍、富有号召性,曲调要铿锵有力、朗朗上口,便于战士演唱。一周后,歌词创作好了,主歌强调召唤,副歌强调将士的誓言,最后形成8句话。初稿歌名是《强军之歌》,宣传部门的一位同志建议把“之”字改为“战”字。这个改得很好,一下子提了神。歌词创作完毕后,我交给印青谱曲。印青的作曲特别符合我对这首歌曲调的想象,非常简练,音域就6度。歌曲完成后,我和印青先到北京卫戍区一个连队教战士们学唱,再把歌曲拿给军队专业合唱团演唱。随后歌曲在《解放军报》发表,也被正式录成光盘下发到部队,很快在部队掀起学唱热潮。

曾获第十一届全军文艺优秀作品奖、长征文艺奖、国风文学奖,在全军抗震救灾题材歌曲征集、全军“班长之歌”征集、全军“中国梦强军梦”歌曲征集等重大活动中多次获奖。

记者:大型情景声乐套曲《西柏坡组歌——人间正道是沧桑》,自2014年7月1日首演以来,在军内外引起了广泛关注和好评,被称为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生动教材和《长征组歌》姊妹篇。这部作品为什么能够成功?

著名作曲家王和声

王晓岭:任何成功的创作都要有先见之明,要有预判。军队文艺工作者一定要有敏感性,要正确把握时代的大势、了解人民群众真正的心声。创作反映西柏坡革命历史音乐作品的想法,我们在2012年夏天就有。正在酝酿的时候,党的十八大召开了。习主席强调“党面临的赶考远未结束”,这就使我们更加清醒地认识到挖掘弘扬西柏坡精神的重大现实意义。这部作品也是不断深入生活的成果。在持续3年的创作里,我们先后20多次深入西柏坡和太行山区体验生活,每次都有新的收获。这部作品凝聚着大家的集体智慧。在修改过程中,词曲作者互相提意见,经常讨论到深夜,也会争论得面红耳赤。一句歌词,词作者可以写出十几稿;一个段落,曲作者会谱出四五首曲子,让大家选择哪个效果好。这部剧我们创作了1年时间,又边排练边修改了1年时间。第3年参加全军汇演拿了一等奖,回来继续改、再录音。所以说,好的作品都是不断打磨出来的,创作过程肯定是精益求精的过程。

王和声,著名作曲家,1955年12月出生,解放军军乐团创作室原主任、一级作曲,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协管乐学会理事,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

记者:这部作品细节生动感人,发报机、红线绳等都在唱段中重现。尤其是《天下乡亲》这首歌,歌词里老区人民生活的细节很打动人。这些细节是如何提炼的?深入生活是如何具体影响歌词创作的?

他的音乐作品题材广泛,风格各异,从独奏、重奏、管乐交响曲到独唱、交响合唱曲,都十分注重作品的民族性、群众性及时代感。从事作曲20余年来,共创作和创编各类声乐、器乐作品千余首,其中50多首作品在全国、全军各项赛事中荣获大奖。歌曲《草原夜色美》《草原牧歌》《春的祝福》、管乐曲《成功之路》《五声神韵》《难忘的旋律》《马背上的长城》《月光下的舞步》《圆明园》《彝海》《家园颂》《砺兵》等流行全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王晓岭:歌词中的很多细节,都是当年生活的具体再现,我们只是如实写来,就非常生动传神。比如《地图上的红线绳》,是真实的故事。那时作战标图没有红蓝铅笔,老乡们听说后送来了红线绳,用缝衣针钉在地图上,变成了红箭头,就是“针头线脑管大用,一草一木皆神兵”。

王和声的作品题材广泛,十分注重作品的民族性、群众性及时代感。多年来,创编了国家和军队仪式音乐、各类声器乐作品千余首,其中50余首作品在全国全军荣获大奖。由著名女中音歌唱家德德玛演唱的歌曲《草原夜色美》曾在80年代荣获全国征歌一等奖,他创作的无伴奏混声合唱《草原夜色美》在2008年曾荣获文化部文华音乐作品创作一等奖。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创作的颁奖仪式入场曲《成功之路》在两奥期间共演奏了774次之多,为中国管乐、为军队、为祖国争得了荣誉。

《天下乡亲》这首歌,开始写了5稿,都不成功。记得那是我们第6次去西柏坡,听说山上有当年白求恩为八路军战士做手术的医疗所,就驱车前往。下山时走了另一条小路,路过一个小村庄。没想到,这个小山村就是走出“平山团”子弟兵的地方。“平山团”当年受聂荣臻司令员嘉奖,被称为“太行山上铁的子弟兵”。我们进村子一看,乡亲们的生活很清苦,住的房子是那种非常破旧的老屋,有的房顶上还长了茅草。他们看见我们很高兴,说就像当年子弟兵回来一样,要留我们吃饭,依然那么淳朴善良。我很受触动,歌词也有了灵感:“风也牵挂你,雨也惦记你,住过的小山村,我是否对得起?你那百年的老屋,有没有挂新泥?你吃过的粗茶饭,有没有碾成细米?”我觉得应该把这些真实的东西写到歌里。真实的情感,真实的思想,最能打动人。

多年来,王和声创作编配了大量的外交礼仪作品。由他创作、编配的《回归号角》《致敬曲》在香港、澳门回归祖国交接仪式上演奏,《圣火号角》在北京奥运会圣火点燃仪式上演奏,《世博号角》《宣誓号角》在上海世博会开幕仪式和广州亚运会开幕仪式中奏响。2015年,他创作的原创阅兵仪式曲《砺兵》和编配的《在太行山上》《人民军队忠于党》《游击队歌》《团结就是力量》《歌唱祖国》等作品,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仪式中被千人联合军乐团演奏,受到广泛好评。

记者:您觉得一首军歌需要有什么样的特质,才能经久流传?对年轻的军旅歌曲创作者来说,要做好哪些工作?

2011年6月、2016年4月,王和声分别在国家大剧院和解放军军乐厅举办专场音乐会,受到业界高度评价。

王晓岭:从音乐上讲,一首好的军歌要实现艺术性与通俗性的统一。从歌词内容上讲,它得是真实地反映战士心声,不是从概念出发。再就是要跟上时代、反映时代。军歌创作如何适应军队结构力量的变化,是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但无论怎么变,人的因素和情感温度在歌曲中始终是第一位的,勇气和精神永远是军歌的灵魂。我觉得,一首军歌的真正唱响应该是在整个社会,真正好的军旅歌曲是与社会有共鸣点的、走出军营的。当然一首歌的流传是有很大的偶然性的,这个要看契机。

军旅词作家雷从俊作品赏析

创作的路有千万条,深入生活是第一条。以前我们老一代艺术家到部队,都是自己背着背包、带着粮票,和战士们同吃、同住。只有真正把自己跟大家融合在一起,基层官兵才可能把真实想法告诉你,你才能创作出大家真正喜欢的作品。战士们质朴的语言是最接地气、更能打动人心的。所以,要想文艺作品叫得响、传得开、留得下,创作者就要耐得住、蹲得下、沉得稳,不能急功近利。年轻的创作者应该多学习民族音乐语言。中国是民歌的海洋,成功的歌曲里一定是有民歌影子的。当年我们拿着录音机去录民歌,现在你只要网上搜索就可以听了。全国的民歌浩如烟海,如果你能都听一遍,自然很多东西就会了。

▲《红色课堂》

采访手记

▲《大中原》

思考者

▲《滦平我的爱》

■袁丽萍

▲《牵挂你祝福你》

诗人布莱希特曾说,思考是人类最大的乐趣。

▲《亲爱的班长》

几十年来,王晓岭一直是个乐于思考的人。在他身上,我充分感受到思考这座桥的力量——它让我们得以通向新知识。

采访中,他将这些年对军歌、对军旅音乐、对军队文艺的思考,一股脑地掏了出来。

《强军战歌》《当那一天来临》《天下乡亲》……他说,歌词要写到战士心里去,主旋律主题,也要讲求艺术水准。

尽管创作了众多经典歌曲,王晓岭对此却并不满足。他的母亲,是写出“一天不摸枪,手里就发痒。一枪没瞄好,睡觉也不香”的著名词作家刘薇。他说,对当代军人的深厚情感和洞察入微,他远不及母亲。

如何让军歌唱得响、传得远、留得住?仍然是他思考的重要命题。

新时代的军旅文艺道路上,需要这样的思考者,期待未来涌现更多这样的思考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