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请国会放松对卫星及有关成品出口拘禁,美利坚同车笠之盟不只能够放宽对卫星及相关零部件技艺出口管理

图片 1

美国拟强化管制对华卫星出口 包括朝鲜伊朗等国

资料图:歼-10战斗机

华盛顿消息:据媒体报道,美国国防部与国务院18日联合发布一份报告,呼吁国会放松对卫星及相关产品出口管制,以方便美国企业在全球通信及遥感器材市场展开竞争。报告同时建议强化管制对华出口卫星及其部件。

本报驻美国记者 张 旸

  呼吁放松出口管制

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4月18日发布一份报告,呼吁美国国会放松对卫星和相关设备的出口管制。报告还对中国空间技术发展状况进行了过度解读和有意歪曲,建议将中国等一些国家排除在放松出口管制的名单之外。

  报告说,国防部与国务院对美国太空产品出口管制政策进行风险评估后认为,大部分通信与低性能遥感卫星及相关部件,可以从国务院管辖的美国军品管制清单中剔除,登上商务部管辖的贸易管制清单,不会影响美国的国家安全。

这份报告说,大部分通信与低性能遥感卫星及相关部件可从国务院管辖的美国军品管制清单中剔除,登上商务部管辖的贸易管制清单。目前,美国对兼具民用和军用性质的商品出口有两套管制清单,分别是商务部的“美国贸易管制清单”与国务院的“美国军品管制清单”。美国国会在1999年度国防预算授权法案中将卫星及相关产品列入“军品管制清单”,并禁止将其作为军民两用品处理,美国总统也失去了按国家安全要求调整对其出口管制的权限。此次报告呼吁国会将确定卫星及相关产品出口管制管辖状态的权力还给总统,并给予国防部对单个出口案实施监管的权力。

  根据白宫的说法,军品管制清单上的商品出口管制很严。国会在1999年度国防预算授权法案中将卫星及相关产品列入这一清单,并禁止将其作为军民两用品处理。此后,美国总统便失去了按国家安全要求调整对其出口管制的权限,难以保证这些限制不会在无意中伤害美国卫星企业。与军品管制清单不同,贸易管制清单的限制并没有那么严格。

美国国防部代理副部长吉姆·米勒认为,该报告将帮助美国加强与出口伙伴的合作,增加美国出口,确保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行业竞争力。他说,报告显示,美国既可以放松对卫星及相关部件技术出口管制,也可保留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系统及技术的严格管制。

  报告呼吁国会将确定卫星及相关产品出口管制管辖状态的权力还给总统,并给予国防部对单个出口案实施监管的权力,以在最大程度上减小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与此同时,该报告显示,美国卫星产品出口政策对不同国家区别对待。一些美国的盟国可直接与其进行贸易,而另一些国家则需要得到美国政府的许可。报告建议,仍然禁止美国的卫星由中国的火箭发射,并保持或收紧对中国和伊朗、朝鲜及叙利亚等其他国家的卫星和零部件出口管制。

  美国国防部负责政策的代理副部长吉姆·米勒说:“这一报告显示,美国可以安全地修改对较常见卫星及相关部件技术出口管制,与此同时保留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系统及技术的严格管制。”他认为,实施报告的建议将帮助美国加强与出口伙伴的合作、增加美国出口、确保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行业竞争力。

这份报告的附录4以《中国空间发展的策略、能力、方法和获取技术的手段》为标题,分析了中国空间技术的发展现状。报告称,中国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正在加强空间技术方面的投入和建设。报告分析了中国空间技术在军事方面的应用,指出“提高空间作战能力是中国民族自豪感的来源,也是中国参与国际事务的新机遇,但可能与美国的国家安全目标背道而驰。”

  达成史无前例共识

报告称,中国不断获取美国军事及军民两用技术,这使美国在一些对武器研发和通信系统极其重要的领域内的优势减小。报告诬蔑中国在航空领域取得的巨大进步“部分归功于成功的间谍活动”,“经济间谍、计算机网络开发以及有目标的情报活动,使中国有能力获得有助于实现本土军事现代化的技术”。

  分管太空政策的助理国防部长帮办格雷格·舒尔特说,报告建议继续禁止由中国运载火箭发射美国卫星,同时更严格地管制对华出口卫星或相关零部件。

有分析认为,美国有意放松对卫星和相关设备的出口管制,不排除拉其他国家入伙的意图,共同遏制中国空间技术,尤其是空间军事技术发展。

  美国现行管制条例规定,中国或其他国家的卫星所含美国产部件或技术比例不得超过25%。国防技术安全局战略问题处处长卢·安·麦克法登说,依照报告所提修改建议,美国企业今后出口任何用于制造中国卫星的部件,将违反管制条例。

点评

  一些中国专家认为,如果美国放松对华军民两用高技术产品出口管制,将有助于显著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

肖铁峰:表面上看,美国政府的这一立场兼顾了经济利益和安全利益。放松管制,能够将数十万种部件从“军品管制清单”上剔除,有助于美企更好地开展全球竞争,有助于奥巴马政府实现“出口倍增计划”。维持对华出口管制,则会限制高技术产品流向中国,保持美国对中国的技术优势,更好地服务美国遏制中国发展的总体战略。

  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3月下旬说,中方对美方一切有助于扩大中美高技术贸易的措施表示欢迎,但迄今未见美方采取实质性举动放宽对华出口限制。

客观地看,这一报告即便获批,也不能帮助美国达成上述“如意算盘”。原因有二:第一,美国在维持对华出口管制的情况下,不可能通过放松对其他国家的管制,实现高科技产品出口的大幅增加,也不能借机提升美国产业界的全球竞争力。第二,中国科技的发展主要依靠中国人自身的努力。引进外来科技,虽然有助于提升中国科技的现代化水平,但并不是决定性因素。美国不可能通过维持对华出口管制,达到遏制中国科技进步和国家发展的目的。

  这名发言人说,中方希望美方切实履行承诺,改变歧视性做法,在出口管制改革过程中公平对待中国,重视并解决中方重点关切,实质性放宽对华出口管制。

从根本上看,美国只有放宽对华出口管制,才能达到逻辑和言行上的自洽性。一是只有这样才能大幅增加美国对外贸易,特别是对华贸易额。目前,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较大的主因,并非所谓的人民币汇率被低估,而是美国不愿对华出口卫星技术等高科技产品。二是只有这样美国高官的言行才能前后一致。近年来,美国总统等政府高官多次表示要放松对华出口管制,但迄今未能兑现。这不禁令人怀疑美国官员的言论诚信。

  这份报告由国防部、国务院、商务部、情报机构和国家航空航天局专家联合撰写。五角大楼说,这些行政部门就部分放松出口管制达成“史无前例”的共识。

  另外,舒尔特说,报告建议加强卫星或其部件出口管制的对象国还包括伊朗、朝鲜和叙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