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方在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这一场合对中国如此发难,如今虽然美国人如希拉里者

核心提示:美国隔三差五,就会自曝国际政治和军事战略,其原因何在?用意为何?如最近,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新出版的自传《艰难抉择》中用两章讲述了对华关系,其中一章又重点谈及南海问题。希拉里在书中详细描绘了美国推动南海问题发酵给中国添乱的来龙去脉,显示出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做文章并非心血来潮,而是精心策划的。
希拉里自传的出版,证实了人们对美国在南海一言一行实质的分析,即拉拢一些想在南海上找事的国家,借助南海问题给中国添乱。此事既已明了,那么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是:美国为何如此“坦诚”地公布其战略意图,自愿书写自供状?
一方面,这里面有个人和党派之私的考虑。如希拉里要参加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出自传是竞选热身的理所当然之举。既然是热身,书中的外交“抉择”自然是她本人认为值得拿出来炫耀一番的东西。这种炫耀,无形中就成为一种对美国战略的交底。其实美国总统奥巴马,心中也未必不赞成希拉里的这种显摆。因为他本人将不再参加竞选,与希拉里没有直接的利害冲突。而奥巴马任内的外交政策常被美国共和党批为软弱、疲沓,如今有希拉里不辞辛苦撰写自传,为民主党邀功,奥巴马作为现任总统自然是求之不得。
当然,出书公布战略,在美国国内也有一种促进相关战略讨论的用意,是一种学术与实战交互的头脑风暴。只不过这些做法都是以牺牲别国利益、维护美国利益为根本的。在美国国内是如此,在美国之外,则是向大大小小所谓的盟友显示美方立场,以便得到更多支持云云,实质不过是要继续串通一气。如希拉里在2010年那次东盟外长会议前,专门与其他国家商定如何相互配合,包括由越南外长率先提出讨论南海问题,随后由其他各国部长逐一表达关切,最后由希拉里在“时机成熟”时示意要求发言。
不过,如今虽然美国人如希拉里者“做好事”,说清了人们在南海问题上一直以来的猜测,即美国搅和南海,意图对付中国。但所谓国之利器,不可轻易示人。事成于密,而败于泄。希拉里等为何在南海问题上这么快就交待了自己的“罪状”?这恐怕不只是出风头、讨巧那么简单。因为有所保留将是必然的,希拉里此举背后可能还有其他目前尚未公开的、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且可能比现在的策略更狠、更坏,所以才觉得说明2010年以来的做法已经“不那么重要了”。然而要说明的是,历史上美国遏华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其结果却是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今日之中国也不再是1894年甲午战争时之中国。而且过去4年的事实表明,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除了给本地区带来更多复杂因素外,难言多少建设性,美方在南海问题上的言行只有添乱,而且乱得最多的是某些环南海所谓美国盟友的经济、内部稳定和长远发展。
责任编辑:忠诚

摘要:
作为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民主党热门人选,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不久前出版自传《艰难抉择》,讲述其在奥巴马第一任期里作为国务卿的4年外交生涯。作为直接当事者,希拉里在书中详细描绘了美国推动南海问题发酵的来龙去脉,其中一些细节清晰显示了美国在南
…  作为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民主党热门人选,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不久前出版自传《艰难抉择》,讲述其在奥巴马第一任期里作为国务卿的4年外交生涯。自传专辟两章讲述对华关系,其中一章又重点谈及南海问题,暴露了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用心。  作为直接当事者,希拉里在书中详细描绘了美国推动南海问题发酵的来龙去脉,其中一些细节清晰显示了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和考虑。  南海问题这几年炒得这么热,不能不提到2010年7月23日希拉里在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上向中国的发难。当天,希拉里根据事先准备好的稿子,大谈南海与美国国家利益的关系,声称美国在维护南海航行自由方面拥有“国家利益”,在南海问题上反对“胁迫”,反对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这种貌似公允的讲话实际上是在攻击中国,理所当然遭到中国反驳。美方在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这一场合对中国如此发难,希拉里在自传中的描述至少透露了这样几点。  其一,美方发难并非心血来潮,而是经过了精心策划。希拉里在会前专门召集美方代表团成员商谈次日会议计划,花费几个小时修改要发表的声明细节,还与其他国家商定如何相互配合,包括先由越南外长率先提出讨论南海问题,随后由其他各国部长逐一表达关切,最后由希拉里在“时机成熟”时示意要求发言。  其二,美方如此殚精竭虑地做出上述安排是为了扭转中国在本地区的所谓“咄咄逼人的态势”。在希拉里看来,中方到2009年在外交上改变了“克制”态度,开始在亚洲采取“咄咄逼人的行为”,这种转变“令地区不安”,“我们要找机会扭转这种局势”。于是,“2010年7月22日,我飞赴河内参加东盟地区论坛会议,这次会议就是我们在等待的机会。”  其三,美方更深层次考虑是要打消本地区对美国“领导力”的质疑。希拉里认为,奥巴马政府刚上台时,这个地区很多人怀疑美的承诺和能力,中国有些人就是想利用这种看法。希拉里称,经历上述会议之后,她对“转向亚洲”战略(“亚太再平衡”战略)和美在亚洲的地位感到更有信心,因为美方“重新展示了在该地区的实力,这些都有助于打消对美的质疑”。  希拉里的上述看法和判断显示了美方对中国外交的误解和偏见,透露出美方的真实想法,也坐实了美国是炒热南海问题的最大推手这一说法。  在美国将精力耗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上时,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关系获得突飞猛进的发展,在南海问题上还达成《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南海基本处于和平稳定的局势中。希拉里2010年在南海问题上的表态实际上标志着美方高调介入和直接插手南海问题的开始,标志着美国把南海问题作为抓手,挑拨中国与东盟国家关系,抹黑中国外交形象,靠搅浑南海问题来为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服务,最终是要维持美国在亚太地区事务中的主导地位。  说白了,美国是唯恐天下不乱,想将南海问题搅得更乱,其目的是所谓“打消对美的质疑”,树立美的威信,一言以蔽之,就是为了一己私利。  过去4年的事实表明,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除了给本地区带来更多复杂因素外,难言多少建设性作用,美方在南海问题上的言行更只有添乱。  希拉里的自传被普遍看作是为竞选热身。既然是热身,书中的外交“抉择”自然是她本人认为值得拿出来炫耀一番的。但在南海问题上,她和美方的“抉择”错了,这样的“抉择”带来的所谓“转折点”对中美关系和亚太地区和平稳定无益。

核心提示:希拉里的自传被普遍看作是为竞选热身。既然是热身,书中的外交“抉择”自然是她本人认为值得拿出来炫耀一番的。但在南海问题上,她和美方的“抉择”错了,这样的“抉择”带来的所谓“转折点”对中美关系和亚太地区和平稳定无益。

作为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民主党热门人选,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不久前出版自传《艰难抉择》,讲述其在奥巴马第一任期里作为国务卿的4年外交生涯。自传专辟两章讲述对华关系,其中一章又重点谈及南海问题,暴露了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用心。

作为直接当事者,希拉里在书中详细描绘了美国推动南海问题发酵的来龙去脉,其中一些细节清晰显示了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和考虑。

南海问题这几年炒得这么热,不能不提到2010年7月23日希拉里在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上向中国的发难。当天,希拉里根据事先准备好的稿子,大谈南海与美国国家利益的关系,声称美国在维护南海航行自由方面拥有“国家利益”,在南海问题上反对“胁迫”,反对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这种貌似公允的讲话实际上是在攻击中国,理所当然遭到中国反驳。美方在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这一场合对中国如此发难,希拉里在自传中的描述至少透露了这样几点。

其一,美方发难并非心血来潮,而是经过了精心策划。希拉里在会前专门召集美方代表团成员商谈次日会议计划,花费几个小时修改要发表的声明细节,还与其他国家商定如何相互配合,包括先由越南外长率先提出讨论南海问题,随后由其他各国部长逐一表达关切,最后由希拉里在“时机成熟”时示意要求发言。

其二,美方如此殚精竭虑地做出上述安排是为了扭转中国在本地区的所谓“咄咄逼人的态势”。在希拉里看来,中方到2009年在外交上改变了“克制”态度,开始在亚洲采取“咄咄逼人的行为”,这种转变“令地区不安”,“我们要找机会扭转这种局势”。于是,“2010年7月22日,我飞赴河内参加东盟地区论坛会议,这次会议就是我们在等待的机会。”

其三,美方更深层次考虑是要打消本地区对美国“领导力”的质疑。希拉里认为,奥巴马政府刚上台时,这个地区很多人怀疑美的承诺和能力,中国有些人就是想利用这种看法。希拉里称,经历上述会议之后,她对“转向亚洲”战略和美在亚洲的地位感到更有信心,因为美方“重新展示了在该地区的实力,这些都有助于打消对美的质疑”。

希拉里的上述看法和判断显示了美方对中国外交的误解和偏见,透露出美方的真实想法,也坐实了美国是炒热南海问题的最大推手这一说法。

在美国将精力耗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上时,中国与东盟国家的关系获得突飞猛进的发展,在南海问题上还达成《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南海基本处于和平稳定的局势中。希拉里2010年在南海问题上的表态实际上标志着美方高调介入和直接插手南海问题的开始,标志着美国把南海问题作为抓手,挑拨中国与东盟国家关系,抹黑中国外交形象,靠搅浑南海问题来为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服务,最终是要维持美国在亚太地区事务中的主导地位。

说白了,美国是唯恐天下不乱,想将南海问题搅得更乱,其目的是所谓“打消对美的质疑”,树立美的威信,一言以蔽之,就是为了一己私利。

过去4年的事实表明,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除了给本地区带来更多复杂因素外,难言多少建设性作用,美方在南海问题上的言行更只有添乱。

希拉里的自传被普遍看作是为竞选热身。既然是热身,书中的外交“抉择”自然是她本人认为值得拿出来炫耀一番的。但在南海问题上,她和美方的“抉择”错了,这样的“抉择”带来的所谓“转折点”对中美关系和亚太地区和平稳定无益。